您的位置:主页 > 栏目专题 > > 正文

原检察长刘全景通过外甥霸占集体土地40亩,出租牟取暴利。

信息来源: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 2018-02-13 阅读次数:

  安阳市龙安区检察院原检察长刘全景通过他人霸占集体土地40亩,出租牟取暴利。
  我叫杨胜元, 男, 汉族,1959年6月15日出生,河南省安阳市龙安区文昌大道60号院8号楼3单元14号, 身份证号:410504195906150534, 手机号:13663074627。
  我实名报河南省安阳市龙安区(原老效区)检察院原检察长、安阳县司法局局长刘全景以权谋私、串通村干部低价强租集体土地40多亩,盖养鸡厂牟取暴利,并当商品地非法高价出租,且违约一地二租,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
  我诉至法院,刘全景又利用其身份跑关系走后门施压力,并串通一、二审法院颠倒黑白枉法裁判,致使我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1995年刘全景任安阳市龙安区(原老郊区)检察院检察长期间,利用手中的权力, 非法将自己的外甥杨留欣和其妻燕瑞红俩人的户口迁到宗村, 并安排宗村村委会给他们二人盖了五间住宅房,变相贪污受贿。随后又以杨留欣的名义,通过宗村村委会低价承包了两大片可耕地约40亩,一亩地一年才给村委会交150元,当时我也想租地, 可是,我给村委会出价350元一亩,村委会都不敢租给我,最后还是以每亩150元的低价承包给了杨留欣,承包期为30年,侵害了集体利益, 当地群众敢怒而不敢言。后来杨留欣、李长庆、刘全景盖起了养鸡厂,改变了土地使用性质, 刘全景也有股份。养鸡厂倒闭后,他们非但没有将该40亩土地退还给宗村, 反而还将该土地当商品地高价往外出租。
  2003年7月份李长庆一伙又非法砌围墙圈地, 想当商品地出租该40亩土地, 因群众举报,宗村副村长张全福组织人员将围墙推倒了。此时, 刘全景开着警车来宗村, 给村委会主任王海平施压, 又强行盖起了围墙, 并将该40亩土地以每亩5000—6000元出租, 每年从中牟取暴利30余万元。2004年春节前我亲眼看见杨留欣开着孟保付的红色桑塔纳小轿车给他舅舅刘全景送礼和分红的钱。
  2002年5月1日, 我租赁了李长庆、杨留欣900平方米的土地,并与法人代表李长庆签定了协议,杨留欣没文化,仅仅是以他的名义租的地,协议书上写的李长庆为甲方,协议约定:甲方必须给我提供厂地,南北长25米,东西长44米,电价随行就市,甲方必须提供住房3间平房和一间厨房。当时盖房钱李长庆说没有,向我借了2000元,租赁费一年5000元,协议的租赁期为3年,2002年5月1日,一吨水为1元,过了10天,李长庆把房盖好,我也整理好厂地,摆好机器,并组织人开始生产煤球。
  所谓一人当官,鸡犬升天,我生产了1个月的煤球,李长庆歪歪心眼儿又来了,大电表套小电表,收电费按两个电表收的费,没过多长时间,李长庆的老婆燕霞只向我要电费120元,我说一度电0.8元,刚走了几十个电字,就几十元,怎么变成120元了呢?事后有的人对我说:“她是按照总表收你电费的”,自从我生产煤球,李、杨就没有买过煤球,这时孟保付也要租地,建面粉厂,孟保付自己能把电通过来,以后我就用孟保付的电。
  到了2003年的春天,福田卖汽车的老板也要租地,一年租金34000元。李长庆想给我租的地和收废品的地让出来,租给福田卖汽车的。起初我说啥也不同意,我说我刚搬来不到一年,又让我搬家,不行。这时李长庆向我保证,让我搬到南院,住房给我盖好,厂地整理好,一切和这一样,我还是不愿意,李长庆又起誓:“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能说话不算话么。你就让兄弟我多挣点钱吧”等等。
  无奈,我于2003年5月1日与李长庆又订立了租赁协议, 我租赁李长庆场地900平方米生产煤球,租赁期限为2003年5月1日至2008年5月1日,租金第一年3000元, 第二年以后为4000元, 甲方为乙提供经营场所必须保证能够存煤肆佰吨,并提供住房三间和厨房一壹间。甲方保证水、电正常使用, 不得随意变更协议, 保证乙方正常经营活动。
  协议签定后我要求李长庆盖房子, 李长庆违约不给我盖房子,他说:“谁盖谁花钱,我不盖。”李长庆的老婆说:“你要搬走就先拿20000元”。无奈,我便组织煤厂的员工盖房,人员有:姜传相、姜传法、姜士群、姜士林、姜传贵、姜传尚、殷绪刚,及宗村的魏合喜(已故)。盖房前我找到李长庆,要求拿明年的租赁费顶账, 他同意了。
  协议显示甲方:李长庆,乙方:杨胜元。
  一、甲方为乙方提供经营场所必须保证能够存煤肆佰吨,并提供住房3间和厨房壹间,经营租地期为2003年5月1日起到2004年租费为叁仟元,2004年到2008年5月1日止年租费为肆仟元整,一年一清,不得任意变更。使用面积南北长75米,东西长12米。协议第十条:乙方交甲方的盖住房的押金钱贰仟元整,2007年5月1日必须减去租地费贰仟元整。
  第十一条:本协议  经双方协商同意,鉴定,任何一方不得任意,变更或终止协议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由变更方或终止方负责。
  开始盖住房没有砖,我又找宗村的周太平拆北院原先废品站的住房, 我花去人工费和材料费6500元建了4间平房。在生产经营期间, 李长庆又违约将协议约定中保证存煤400吨以上占地400多平方米的煤场单分转租给他人使用,成立废品收购站。2003年8—11月份正是煤球生产旺季, 却无法储煤生产, 造成重大经营损失。
  2004年5月1日,李长庆要2004年的4000元租赁费, 我提出减去400平分方米的租赁费遭到拒绝, 李长庆次日给我停水停电, 并把我煤厂封了起来,过了几天我去煤厂看,李长庆看见我到煤厂来,说:“你不拿钱就别想生产,煤厂我就给你扣了,你赶紧走吧!”耍起了地头蛇!
  无奈,我起诉到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返还押金2000元、支付建房投资款6500元、支付设备搬迁费5000元、赔偿损失23010元、逾期赔偿每月支付4602元至清偿完毕之日止。并提供了盖房子的购买水泥、白灰、沙子、砖发票,和给我干活的人出具的证明,可是没想到刘全景又利用自己是安阳县司法局局长的身份跑关系, 走后门, 施压力, 并找人做伪证弄虚作假、颠倒黑白,并串通法官枉法裁判。
  庭审中孟保付说房子是他盖的,我的律师郭宜华问?你雇人了没有,买沙子水泥和砖了没有,孟保付说没有,王军民说地是我让建的,并称是我亲自在小河边跟他一个人说的,我说我花钱租的地凭什么让你占去一半。我还有录音,王献堂说录音“声音小,听不清。”
  法官王献堂在法庭不让我说话,事后,王献堂说:“发票满天飞,从哪弄不来几张发票。”等等,引起李长庆一伙更猖狂, 他们竟然把我的煤厂的门撬开,东西变卖一空。
  2005年8月份,我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安阳市中级法院,庭审中李俊良问王军民为什么要在小河边小声跟我说, 而不大声跟我说呢?刘全景一听恼羞成怒, 威胁李俊良道:“如果你敢把这案件判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然后不知因为什么事,李俊良和刘全景吵了起来,刘全景说:“别说在市法院打官司,就是打到省里我也有人。”为此, 一二审法院无视我真实有效的证据,故意偏袒李长庆, 釆纳其伪证滥用职权、枉法裁判。
  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判决错误。
  1、2003年5月1日,我与李长庆订立租赁协议,租赁面积为900平方米, 一审庭审时,李长庆称:“原、被告双方租赁面积900平方米是不错,但我租给原告后,又租给废品站400平方米, 与事实不符。在原告与我订立协议之前, 废品站已于2001年就开始租赁使用我的场地。”(详见判决书第2页第2段)。这恰恰证明了李长庆的违约行为。
  2、李长庆给我停水、停电、锁大门,造成我停产应负合同违约责任。一审庭审中,李长庆辩称:“原告使用的是面粉厂的电,因不交电费被停电。”这种说法直接违背了双方合同约定:甲方必须保证乙方正常用电, 如发生用电纠纷由甲方协商解决,尽管狡辨也逃脱不了合同违约的责任。
  3、在合同订立时, 双方约定由甲方建房4间,建成后交付乙方使用,但甲方一拖再拖不建房,最后口头约定:由乙方建好后,折抵租赁费,乙方在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建房,可是,到了2004年4月1日,给李长庆折抵租赁费时,不仅不顶,甚至连打欠条的2000元也不顶了,现有建房人作证,并且有购买物资材料的票据及建房事实,形成了证据链,足以证实了我建房的事实,李长庆理应如数承担建房6000元及2000元借款。
  4、李长庆违背了合同第1条、4条、6条之规定,造成我停产,无法继续履行同,所以我的经济损失,应由其全部承担,并如数返还押金2000元。
  5、李长庆一地租两家违背合同约定, 李长庆租给我南北长75平方米,东西长12平方米,共计900平方米,后又租给废品站400平方米盖住房,我只剩下500平方米,场地不够,不符合合同约定,废品站王军民说:“是李长庆让我占杨胜元那块地的,我也没有白占,我给李长庆钱了(有录音为证)。”我多次与李长庆协商要求归还400平方米租赁用权未果。
  2004年5月1日,李长庆索要2004年租赁费时, 我提出喊去400平方米租赁费, 遭到拒绝, 协调未果。次日开始李长庆一伙便给我停电、停水、锁大门等一系列违法行为, 直接导致我停产。可是没想到庭审中刘全景又指使孟保付、王军民做伪证, 陷害我同意废品站占用我400平方米场地的, 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也未经质证, 且其二人是本案的利害关系人, 所作证言又前后矛盾,不能行成证据链。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定案依据。可是, 一、二审法院却故意偏袒李长庆,违反法律程序、颠倒黑白枉法裁判,制造错案, 引起我多年累诉, 致使我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穷困潦倒, 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捉损失。
  6、刘全景的代理行为违法,公、检、法现职人员一般不可以担任诉讼代理人。
  请求领导为民作主,对本案作出公正处理,还我公道,并追究刘全景、王献堂、赵红艳、李俊良等违法犯罪行为, 追究其刑事责任, 清除出司法队伍, 并将霸占宗村的40亩土地及时退还给农民复耕。

人工智能更多>>
移动互联更多>>
科学探索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