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工智能 > > 正文

张瑞敏:我最大的对手永远是我自己

信息来源: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 2018-04-12 阅读次数:

很多人“自以为是”,觉得自己能力够强,而张瑞敏要求海尔人“自以为非”。每天从零开始,就像苏格拉底说的——认识你自己——研究问题就会客观理性。

林恩马上回想起,20年前她提过的问题:“你最大的对手是谁?”

张瑞敏的回答是:“我自己。”

过去20年,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回答:不断挑战管理认知的边界,争取让海尔变成一个“无限的游戏”。

从美国遥望海尔:另一种管理实践的存在

文:刘铮铮

美国汉学家费正清在《美国与中国》一书中写道:“中国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美国人应优先考虑了解它。中国对人类现代面临的问题解决之道对我们非常珍视的文化品质构成强有力的挑战;中国人的生存能力可能远胜于我们。我们应了解与中国的分歧所在。这是符合我们共同面对的人类首要利益的惟一方法。”

费正清是哈佛大学终身教授,1955年创立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从那以后,以哈佛大学为代表的美国顶尖学府,逐渐开始重视对中国问题的研究。

是巧合,也是必然

1998年,同样是哈佛大学教授林恩·潘恩撰写了案例《海尔文化激活休克鱼》,成为哈佛商学院的教学案例。张瑞敏还受邀到哈佛商学院讲课,成为第一位登上哈佛大学讲坛的中国企业家。

1998年,张瑞敏登上哈佛讲坛

那一年,“下岗”成为中国经济的关键词。1月,上海申新纺织第九厂的工人们,砸碎纺织机架,将废铁送到上海钢铁三厂,丢进熔炉里。随后,三千多名工人“下岗”了,这就是著名的压产第一锤。20世纪90年代末期,那个时代的“供给侧改革”和“产能出清”,曾经这样上演过。

而林恩的案例,描述的是海尔对一家资不抵债企业的兼并整合(可以理解为以市场手段去产能)。红星电器厂曾是青岛市重点企业,一度还是中国三大洗衣机生产企业之一。由于经营管理不善,陷入了困境。1995年,红星电器整体并入海尔,海尔接管了3000多名员工,以及所有债务。

与一般兼并整合不同,海尔派去的第一批人来自企业文化部门,通过注入海尔独特的文化和管理(如“日清日高、以市场为中心、目标分解量化到人”),激活了红星电器这条“休克鱼”。3个月,红星电器扭亏,5个月,盈利150多万元。两年以后,由红星电器更名而来的海尔洗衣机,成为行业第一品牌。

2018年3月,也就是《海尔文化激活休克鱼》案例发布20年之后,张瑞敏与林恩在哈佛商学院再次见面。看得出来,两人都有些激动。

人工智能更多>>
移动互联更多>>
科学探索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