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文地理 > > 正文

我是如何被青蚨董事长徐东亚和他的马仔 情人暴打

信息来源: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 2018-02-13 阅读次数:

 我曾跟青蚨董事长徐东亚在一起过,我认识他时,因为去他公司工作,他就告诉我钱的事不是事,要求我跟他在一起,并且还把整个公司的财务都交给我,当时我知道他有家庭后拒绝了,我从小就是单亲,一个为他生过孩子的女人因为年老色衰就该他出来花天酒地,孩子也是无辜的,我对他从好感到鄙夷,我既不想当那个破坏人家家庭的坏女人,也不想当那个被玩后一脚踹开的可怜女人,我离开了他公司,平时我们也偶尔联系,他还说过来我老家找我,一年后因为我们又在北京遇到,他叫我出去玩 又提出了要求跟我在一起,我还是拒绝了,他告诉我钱都没问题,钱的事不是事,还会每个月我想要什么都送我,会对我很好的,我还是拒绝了。后来因为我跟父母发生争执,我一个人执意来北京上学,当时我还没有经济能力因为我才十多岁并且我没有时间去赚钱,我在北京问朋友东拼西凑了些钱,没能坚持多久,我没钱了,我父母坚决不给我钱,让我回家好好上有所普通的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怎么也不回去,于是找到了徐东亚,但是徐东亚并不是帮助我,只是跟我做交易,我跟他在一起才给我钱。我告诉他我是第一次,从来没交过男朋友,他不信,也不放心,当天他让我去酒店开房等着他,我们既然还谈好价格,然后跟我发生了关系后给了我一部分钱,后面他多次确认后才给了我另一部分钱,他还常在我面前说,有些夜场里的女人初夜可以赚几次钱,人家都发现不了,都会出血,有意无意的试探我,赤裸裸的做生意,怕亏了。我们在一起后他常带我去夜总会,我去了也会冷场,我也比较无趣,因为我之前也没去过那些场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活越气氛或者讨人喜欢。慢慢他就不怎么叫我了,不久他便找了一个叫骆贝的坐台小姐的情人,我也没怎么问他,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我没有资格去多问或者多管,我上我的学就行,时间久了我也会被动摇,也会被重新定义他,慢慢我也不知不觉的喜欢他,但是这样的男人他从来不会关心我 对我也非常的凶,并且他也有别的情人,他老是给我说他忙,我问他是不是跟那个骆贝还在一起,他说已经分手了,骆贝给他打电话是纠缠他想跟他和好,我从侧面知道他跟骆贝从来没有分开过,并且还给她买了车子房子和开了店,他还常跟骆贝一块出去旅游 比如香港 澳门 国内很多高档酒店 ,我跟他在一起既得不到感情也没得到多少钱,他一个月给我两万块钱都嫌多,也不怎么跟我见面,他自己也就是把我拖着放着,他也给我说他要出差半年,我知道他是要甩我的说辞,我自己也提出了分手。分开后我没有再主动联系过他,不过我对他还有怨恨,我将手机等一切联系方式都换了,三个月后一次无意发现他关注我的微博,他还用小号评论我,我们争执了几句,我不爽他,给他打过些电话,但是在次之前我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发过一条短信。我们这次发生了争执和矛盾激化,导致他跟骆贝的事被他老婆和家里人知道了,为了保住他跟骆贝的关系,他找来一个叫于心颜的人来联系我并且骗我 。具体怎么骗我的,用了多么卑鄙的手段导致我精神崩溃患上抑郁症的后面详细发出来。足足一年。徐东亚起初为了保住他跟骆贝的关系,不惜让我陷入困境精神崩溃。也就是我被人耍了 整了 故意把我搞出抑郁症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后面我终于知道真相找徐东亚讨个公道,却遭来他公司的几个男的和他秘书 等人的多次毒打

人工智能更多>>
移动互联更多>>
科学探索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