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文地理 > > 正文

进入冷却期后 众筹能否演好“线上孵化器”一角

信息来源: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 2018-02-15 阅读次数:

经历了2015年的行业热度后,国内众筹领域进入一个“冷却期”。倒闭、被迫转型成为2016年部分中小众筹公司的常态。来自中关村众筹联盟最近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平台下线或众筹业务下架的平台数量共计89家,占正常运营众筹平台数量的五分之一。

在行业肃杀背后,一股暗流正在涌动。众筹资金与资源越来越向京东、淘宝、苏宁等综合平台汇聚,形成寡头格局。国内首家众筹平台“点名时间”去年8月被91金融收购,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趋势。

对于科技领域创业者而言,平台的流量与资金是创业初期渴求的资源,但随着创业深入,平台能否利用自身生态圈资源为他们提供从渠道、营销到用户数据、基础设施的整合服务,将是寡头接下来竞争的焦点。

流量有用但非唯一

第一财经记者从京东方面拿到的数据显示,京东众筹在2016年全年获得超过36亿元总众筹额,领跑行业。这仅是产品众筹的数据,不包括股权、公益等众筹板块。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汇集于产品众筹的京东、淘宝、苏宁等均属于电商平台,这和创业者对众筹平台的诉求关系密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众筹行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拓荒者(指早期垂直类众筹平台)扮演了知识普及的角色,现在到了交棒给电商玩众筹的阶段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科技类产品的众筹大多是一种“团购+预售”模式,往往在众筹时产品已基本成型,让C2B2C的闭环直接变成了B2C,创业者看重电商平台的流量与销售渠道,既不像国外众筹那样让参与者从创意阶段就介入产品研发,也缺乏上线后的跟进,给人留下了简单粗暴的印象。

“电商的流量确实大,但不知道怎么把流量沉淀在自己的体系里,去运营这些用户。”一名做各地农产品众筹的创业者对本报记者说。一轮众筹开启,很快就能达到筹款额度,但离用户总是很远,难形成粉丝效应,复购率不高。

被众筹业内普遍认可的是,眼下只是一个过渡阶段,产品众筹不会停留在前期的营销层面,而是要扮演一个线上孵化器的角色,并为创业团队提供从渠道、产业链、资本,到云计算、用户数据分析等配套设施。这考验的是电商平台背后的生态能力。

像此前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与淘宝众筹联合创办的“淘富成真”计划,就有银杏谷投资等资本方介入,为初创公司提供技术、设计、研发扶持。而阿里系内部的投资机构“湖畔山南”也会承接部分优质项目的天使轮或A轮融资。新任淘宝众筹负责人林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众筹的定位是推动传统企业和初创企业成长,实现产品和运营的更新换代。2016年的VR热、AR热,以及消费趋势,会让众筹成为一个庞大生态圈的入口。

在电商平台的挤压下,部分垂直类中小众筹网站或倒闭、被并购,或谋取转型,向分包、众包、营销等细分领域摸索出炉,还有些正在扮演为京东众筹、淘宝众筹输入项目的角色。

IP将众筹引向垂直化

无论上述哪个众筹平台,科技类硬件都是整体筹资金额最高的头部产品,也是各家争抢的核心市场。例如,PowerEgg无人机2016年在京东众筹筹得资金超过1亿元,成为当年单项众筹金额最高的项目;2014年年底在国外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开启众筹的无人机Zano、2015年年底在美国众筹网站Indiegogo上线的安果无人机等,均创下当年的金额纪录。

头部领域之外,各平台结合自身生态圈能力正在将众筹引向垂直化,衍生出越来越多有特色的长尾领域,其中一类围绕影视娱乐等热门IP(知识产权)的众筹逐渐凸显。比如,京东众筹上的游戏《仙剑奇侠传》中人气角色赵灵儿的手办,索尼XperiaXZ《最终幻想:觉醒》定制版手机,《盗墓笔记》定制版手机和打火机;淘宝众筹上目前仍处于筹款阶段的《疯狂动物城》主题系列黄金首饰等。

也有一些以明星本人作为IP的项目参与进来,像《中国新歌声》的三位导师那英的NASING音乐主题花草茶、汪峰的FIILDIVE耳机和周杰伦的1MORE播放器+头戴耳机等;郭德纲的德云红酒、于谦的谦酒,以及高圆圆参与设计的手工皂,均已在京东众筹亮相。

但这些仍停留在影视动漫周边、名人效应产品等比较浅层次的单一产品众筹模式。这两年,国内影视业的高速增长给文化产业勾勒出一个明朗的前景。目前我国电影产业营收中仍有80%以上的比例依赖票房,相比美国市场已形成衍生品、票房、版权二次售卖等多元化盈利模式,国内影视、二次元的衍生品市场需求尚未被充分挖掘,也给众筹的细分化留出空间。

人工智能更多>>
移动互联更多>>
科学探索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