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文地理 > > 正文

家长们质疑《中国熊孩子》节目组以“造星”的名义行骗

信息来源: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 2018-02-15 阅读次数:

(原标题:“节目组”高价“造星”背后可能是坑)

听说是在招收小演员,还是某知名电影集团,家长们心动了;即便上12次培训课,收费从一万多元到三万多元不等,家长们还是买单了。

然而,在上了4次课、一次草草了事的拍摄后,就没了下文。家长们质疑《中国熊孩子》节目组以“造星”的名义行骗:高价“造星”的背后,可能是一个个陷阱。

记者先后拨打了该节目组的负责人、拍摄负责人以及教务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晨报记者调查发现,节目组出示合同上所列公司是一家咨询类的公司,根本没有教育培训和影视文化娱乐服务许可。

面试点是租来的场地

所有的烦恼还得从去年9月那个电话说起。

市民程女士说:“对方说他们是‘国学二十四孝’节目组,是某某电影集团的一个项目,正在招收小演员。问我有没有兴趣带孩子去面试?”对方不仅知道她的电话号码,还知道她儿子的小名叫月月。

尽管感觉有些蹊跷,但想到免费让孩子多一份体验也不是坏事,而且面试的地点在该电影制片厂内,离家非常近,程女士没加思索就答应了。

面试当天,程女士带着儿子来到该电影制片厂二号楼的一楼大厅,大厅内摆了张桌子和几把椅子。面试的节目组名称从“国学二十四孝”变成了“中国熊孩子”。

面试时,月月一个人进了隔壁房间,程女士在外面的电视屏幕上看实况转播。面试官让月月自我介绍、唱歌,接着简单地问了一下月月有什么兴趣爱好。

“通知面试时,对方说面试要穿浅色服装,因为背景为深色,拍摄效果比较好。可是我看到面试间里只有一个深色的X形展架,孩子站在白墙前面试,场景布置非常简陋。”程女士说,她是后来才知道,面试的地方是该电影制片厂专门对外出租的场地。

这家电影制片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无论是“二十四孝”还是“熊孩子”节目组,跟该厂没有任何关系。

2016年9月30日,程女士接到短信通知,让月月10月1日去复试,地点在南宁路某影视文化传媒公司的摄影棚,靠近上海南站。

复试当天,接待大厅里有很多家长和孩子,大屏幕上放着节目,内容为一群孩子分队在沙滩上完成各种任务。“我觉得节目内容还不错,就对节目组的信任进一步加深了。”

接待程女士母子的,是一个叫孙岩的中年女人。“她让月月唱歌,月月没有配合,她就说月月长得很可爱,比较上镜,表演方面不着急,可以通过他们的培训提升。”程女士说,孙岩随即向她介绍了节目组提供的三档课程:三号角色,也就是群众演员的培训费为12980元,二号角色为22980元,一号角色则为32980元,每一种角色给的镜头和台词也不一样。培训完成后,如果适合上镜便可以录节目,无法上镜则全额退款。节目会在XX教育频道和XX艺网站上播出。

节目组的广告册上,还罗列了中国教育频道、宁夏卫视等卫星频道,而沪上几位知名综艺主持人也是他们的嘉宾人选。程女士思索再三,同意签二号角色,并缴纳了22980元,与孙岩签订了合同。

只是到后来出事了,程女士才知道,孙岩是一个假名字。

培训课程混乱又简陋

记者看到,在程女士与《中国熊孩子》签订的节目拍摄合同中,有关于培训课程的约定。按照合同,孩子参加“小演员集训班”,会根据学习进度安排进入特训班,按节目剧本进行培训。特训时间为三个月,内容包括“声”、“台”、“行”、“表”。

于是,从10月下旬起,程女士开始将月月送去上培训课。培训时间也不固定,没有课程表,总是听通知才去培训。儿子上课时程女士就在外面等待,期间也认识了不少其他家长。程女士发现每位家长了解到的信息都不一样,有些家长说节目组会颁发由“中国艺术家联合会”提供的证书,节目组的人强调说对孩子升小学有用的,而程女士却对此完全不知情。

记者查阅了“中国艺术家联合会”的相关信息,发现该组织已于去年7月被民政部列入“山寨组织”名单。

按照合同,培训课程是为了让孩子们发挥自己的语言天赋和个性,课程以做游戏、老师提问和孩子们发言这样的模式,进行拍摄辅导。课前,老师说会留15分钟的时间,请家长进去参观,但最后却不了了之。

程女士印象中,唯一一次家长被允许进课堂参观五分钟时,孩子们正在背《弟子规》中的两个句子。程女士向老师询问儿子的状况,老师便安抚她说,月月比较“慢热”,但辅导辅导就不会有问题,回家也不需要做额外功课。

人工智能更多>>
移动互联更多>>
科学探索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