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文地理 > > 正文

如果这段时间没有亏损,说明你离真正的价值投资有一定距离!

信息来源: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 2018-04-15 阅读次数:

  成功必有代价,天下有些钱是不能赚的,而也有一些钱必须亏。

  最近市场下挫,之前投资者追捧的A股白马股跌幅居前、港股有所回调,许多投资者亏损了七八个、甚至十个百分点。但是,在笔者看来,对于以长期价值投资为核心理念的投资者来说,这种亏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如果这段时间没有、或者极少有亏损,那么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这种投资方式也就离真正的价值投资有一定的距离。

  为什么这么说呢?最近市场的调整可以说突然而至、并没有太大基本面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在最近的行情中,投资者没有亏损、甚至只有少量亏损,那么无外两个原因:根本没有配置低估值、优秀基本面的权益类资产,或者做了择时、正好逃过了下跌。

  对于第一种情况,让我们来看一下这些资产当前的估值。截至今天,按彭博以指数成分权重法计算的口径,A股蓝筹指数中,中证100(000903.SH)指数的PE(市盈率)和PB(市净率)估值分别是14倍、1.8倍,上证50(000016.SH)指数两个估值分别是12.6倍、1.6倍,而恒生国企指数则是8.8倍、1倍。(当然,蓝筹股指数只是基本面优秀、估值低的股票近似描述、而非绝对精确的复制品,这里仅以这些数据做一个参考。)

  从权益类资产投资的角度来说,这些估值完全算不上贵、甚至可以说比较便宜。而从中国经济的角度来说,在供给侧改革逐步看到成效、银行坏账风险慢慢化解、人均GDP仍有巨大增长空间(与1989年的日本完全不同)、房地产泡沫对金融的衍生影响被有效控制时(不同于2008年的美国,中国几乎没有房地产资产的金融杠杆类衍生品),股票市场的整体基本面,应该来说是向好的。

  在这种情况下,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讲,中国境内最有投资价值的,仍然是资质优良、估值低廉的权益类资产。如果一个投资者面对这样的基本面条件,却选择不去配置、或者极少量配置这种资产,那么很难说他选择了一条长期价值正确的道路。

  对于第二种情况、即投资者做了择时、正好逃过下跌,笔者以为,并不是一件太值得欣慰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投资者面对一个PE只有15倍不到、甚至10倍不到的股票指数、和它们对应的股票,仍然热衷于频繁做择时,那么他的长期投资理念,一定不会太坚定。

  美国投资大师彼得林奇在他的几本著作《彼得林奇教你理财 》、《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战胜华尔街》中,曾经不断地阐述一个理念,即股票市场的波动是极难预测的,而股票类资产在长期的回报,又几乎是所有资产中最高的。

  因此,任何一个频繁做择时的投资者,哪怕他神奇般躲过了多次大跌(林奇举的大跌例子中包括美股有名的1987年黑色星期一,标普500指数在当天一天就跌了25%),最后他还是比不过那些抱有长期投资理念、并且选择了正确(低估与优质)标的的投资者。

  因此,如果有一个投资者在以蓝筹为代表的权益类资产,其估值还算低廉的时候,频繁做择时、因此逃过了最近的下跌行情,那么在将来几十年里,优质、低估的权益类资产几乎必然会超越其它类别资产的超大行情中,这些投资者就很容易因为自己频繁的择时,而错失长期的机会。

  所以,成功必有代价,天下有些钱是不能赚的,而也有一些钱必须亏。其实,不止今天用钱的道理如此,古往今来许多名将用兵,也如出一辙。

  在战国时代吴起所著的《吴子兵法论将第四》中记载,有一次魏武侯问吴起说,“两军相望,不知其将,我欲相之,其术如何?”两军对阵的时候,我想知道对方的将领能不能干,怎么办呢?

  吴起回答,两军接阵,派出小股部队骚扰敌人、假装失败,如果敌人像没看到一样,根本不屑于吃掉这点部队、赢得一点小小的战果,那么这是厉害的将军。反之则是愚将,“虽众可获。”(起对曰:“令贱而勇者,将轻锐以尝之,务于北,无务于得。观敌之来,一坐一起,其政以理,其追北佯为不及,其见利佯为不知,如此将者,名为智将,勿与战矣。若其众喧华,旌旗烦乱,其卒自行自止,其兵或纵或横,其追北恐不及,见利恐不得,此为愚将,虽众可获。”)

  宋代的苏洵,也在《心术》一文中写道,“见小利不动,见小患不避,小利小患,不足以辱吾技也,夫然后有以支大利大患。”只有见小利不动心、遵循长期最高价值路径的人,才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因此“夫惟养技而自爱者,无敌于天下。”

人工智能更多>>
移动互联更多>>
科学探索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