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阅读热点 > > 正文

再也不要去武汉协和医院,血的教训!记在爸爸去世15天!

信息来源: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 2018-02-10 阅读次数:

我的爸爸,1951年出生,2000年6月在武汉同济医院手术切除右肺上叶,低分化磷癌,早期,肿瘤科建议不做放化疗,之后坚持复查,也就是2015年10月,整整15年,我们担心的问题还是来了,复查发现右下肺有结节影了,在同济医院做了pet-ct,大小1.0*0.8,放射性分布未见异常,考虑肿瘤性病变可能,由于有肺癌史,虽然ct看不出良性恶性,但医生还是都考虑复发或二次原发,建议手术或者放疗,作为抗癌15年的父亲,64岁的年纪,我们考虑了两个月并在拍了ct观察,我们选择了再次手术,因为2000年第一刀由同济付向宁教授主刀,切除那么干净,那么完美的一刀,让我们觉得如果在挨一刀还能延续15年就好了。阴差阳错,爸爸的朋友们好心的安排了我们来到了协和医院胸外科,我以为和同济一样,都是华科的附属医院,因为我也混在华科,手术医生江科跟我说常规手术,5到7万元,也许这一选择,让我爸爸丢了命。
  2015年12月16日,我们一家起个大早来到了协和医院15楼胸外科病房,为我爸爸办理了住院手术,19号手术谈话签字说右肺中叶结节,我当时也觉得奇怪,问了谈话的邢医生,为什么是中叶,他说他们看着像中叶,那么明显的派特ct,8500元一次的专业ct显示右肺下叶,好吧,我们不懂,手术签字右肺中叶肺段切除,我们听医生的。21日安排了下午的手术,手术从下午2点进去到晚上快11点出来,我就有不好的预感,手术时间这么长,一定是遇到了不好处理的问题,毕竟我爸爸是二次开胸,术中大概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找我要派特ct,难道是准备工作没做好?说好的肺段切除一定是术中出了问题,手术时间那么长就一定是在尽力修补,手术进行到晚上8点多江科医生出来跟我说那不像个好东西,建议切除下肺叶,因为切除肺段也容易漏气,事后病理癌灶直径0.5,也就是0.5的肿瘤没有坚持最大范围切除肿瘤的同时最大范围保留有效肺组织和肺功能,这一切除可能就是我爸爸最致命的地方,我问他切了有没有问题,他说不会有问题,我现在能不能说是手术功夫不到家切除肺段切坏了正常组织,手术前的肺功能检查支持肺叶的切除吗?
  手术快到晚上11点多进入icu病房插管,第二天10点回胸外科监护病房,26号开始人说胡话,出现幻觉,引流瓶气泡,胸水陈旧性炎症的颜色,27号晚床边胸片显示重症肺炎,低氧,1型呼吸衰竭,上无创呼吸机,28日江科医生就跟我说上次的手术谁做的,看切口很像他们当年在同济做的(他说2000年作为付向宁教授的学生正好那时候在同济做副手),假作镇定的稳住我,一年多少台手术,几台失败也在范围内,并开始打听我的家庭情况,说这样的情况会人财两空,我当时就说了卖房子我也要救人,事后一想看来手术医生真的是心里有数,毕竟手术出来只有几天就知道会人财两空,无创呼吸机打到1月3号,icu的医生看了呼吸机的指标,试着下了呼吸机用鼻面罩吸氧,7天7夜没睡觉的爸爸可能是老天的眷顾,用鼻面罩吸氧的时候跟我聊了一下,7天7夜没睡觉啊,我也不忍心多说,让他多睡会,谁知道这就是我们父子最后一次谈话了。
  2016年1月4日医生说病情重了,根本问题就是氧饱和起不来,重症肺炎,引流瓶也大量漏气,还是进icu吧,插管镇静人也舒服些,我看着难受的爸爸,我也同意进了icu,进入ICU第一天,医生说情况还好,很及时,可是第二天医生的话全变了,我能理解成在ICU检查了一天你们也发现了问题不光是炎症导致的呼吸衰竭吗,而是肺少了,治不好了。从插管镇静我们就再也没有交流,但每天探视我说话他能听见,我每天都鼓励我的爸爸,要坚持,我卖房子也不会因为钱而放弃治疗,因为漏气严重,我怀疑是支气管胸膜瘘,要医生修补,在我强烈要求下,1月13日晚再次开胸修补,医生不会承认是胸膜瘘,我的爸爸真是命苦,又挨了一刀,就这样在icu15天,炎症没有控制住,反而呼吸机获得性肺炎加重,导致血液里面也感染,高烧,医生几次劝我们放弃,1月19日,最终我不得不选择放弃治疗。
  呼吸衰竭就是因为肺通气面积减少,毕竟是老年人还是二次开胸的老年人,我也查了资料和论文,异时性二次肺癌原发,两次手术相隔越久,第二次手术术后生存越长,我错在完全没想过手术的风险会死,我真是该死,我应该选择第一次手术同济的主刀医生,不应该相信江科医生说的常规手术,遇到这样的病例江科医生也可以建议病人去原手术医生那里更保险,毕竟二次开胸真的是一个复杂的大手术,里面的情况第一次的手术医生更清楚,毕竟人的生命手术一旦失败是不可挽回的。我绝对相信医院也不想把人搞死,但是真的是要替患者想想怎样的方案更安全,因为你的百分之几对于家庭就是百分之百。
  当我父亲去世后我去打印病历,结节的大小被医生更改为2厘米,病历都可以改,是他们在尽力推卸责任, 其实我根本没打算找医院,我根本不心疼钱,只是医院在说人财两空,医院心虚。
  我只想我亲爱的爸爸入土为安。34年的父子情,短了点,正享受生活的时候走了,走的这么冤这么惨,爸爸几十年的同事都哭着送行,就算不手术保守治疗也还可以搞个五年,用射波刀说不定也可以治愈这个直径0.5的低分化鳞状细胞癌。江科医生,你内疚吗?
  血的教训,真的是太遗憾。希望有癌症的家庭,对于治疗的方法一定要慎重,慎重。

人工智能更多>>
移动互联更多>>
科学探索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