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阅读热点 > > 正文

“江歌案”庭审第一天:法医称江歌至少受到11次攻击

信息来源: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 2018-01-14 阅读次数:

在两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陈世峰穿着蓝色毛衣,戴着黑色手铐走进东京地方裁判所第426号法庭开庭,面向法官坐下。他看起来非常冷静,语气平静,语速正常,说话时偶有停顿。和之前媒体公布的照片相比,他没有戴眼镜,有了黑眼圈,胖了一点,头发也长了一些。

今天上午10点,“江歌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开庭。在检方陈述案发经过的20分钟里,陈世峰经常低头,摸摸眼睛、腿,或者吸口气,转转头。但在陈世峰律师陈述时,他只是安静坐着,双手扶腿。

江歌母亲江秋莲在志愿者翻译的陪同下入场,她攥紧拳头,咬着牙,闭紧嘴,死死盯住陈世峰,陈世峰则低着头,一直不看她。江秋莲一直吸气强忍着情绪,但检方陈述到江歌身上的伤口时,她满脸潮红,抬起头拼命喘了口气,然后哭得俯下身去。检察官也皱紧眉头。陈世峰面色如常,看向别处。

这是两个陌生人的第一次见面。

2016年11月3日,就读于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的24岁中国留学生江歌,被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用匕首杀害。事发后日本警方对案件进行调查,2016年11月24日晚间,日本警方对外通报称,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男性留学生陈世峰发布逮捕令,指控其杀害了中国女留学生江歌。据日本警方公布,江歌头部遭利刃砍伤,伤口长达10厘米。

陈世峰的供词

今天上午开庭后,检方和陈世峰的律师双方分别陈述经过。检方指控两项内容:第一,陈世峰发短信恐吓刘鑫,要把刘鑫穿内衣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发给刘鑫父母,“还有视频,你要看吗?”第二,蓄意杀害江歌。陈世锋及辩护律师对第一项指控并无异议,双方辩论焦点在第二项,是否蓄谋杀人。陈世峰说,刀不是自己预先准备的,是江歌拿出来的,江歌倒下之前,俩人夺刀,不小心刺入,后来才怀着故意将她刺死。

庭审中,检方陈述了6个论点:1、陈世峰作案后,带了可以换的衣服,之后换衣服逃走。2、去江歌家他没有选择离家最近的车站,走了两站路,而且买的临时车票。3、在陈世峰就读的大东文化大学他所在的研究室里发现了刀的包装袋。4、陈世峰在三楼等待说明他一直在那里潜伏。5、伤口和受伤情况。6、江歌衣服的损伤,大衣上有14处刀伤痕迹,其中一些是贯穿伤,衬衣领口上有8处。

陈世峰律师对检方的指控进行了一一辩护。但他回避了在研究室里发现刀的包装袋的这项指控。

陈世峰称,事发当天他在三楼看到刘鑫和江歌回家,刘鑫先跑回二楼,那天下雨,江歌在后面收伞、拿邮件。陈世峰想找江歌聊和刘鑫复合的事情,所以准备了一瓶威士忌,想与江歌喝酒谈心。他提到,因为怕刘鑫有新男友后要和新男友同居,他就没有机会了,所以特别着急。陈世峰看到江歌从楼下上来,他也下了楼,尾随江歌,待江歌快进房门的时候,走到后面在她肩膀上拍了拍,江歌回过头,“啊”地叫了一声,陈世峰示意她不要讲话,并在之后捂了她的嘴。刘鑫在屋里听到后,把刀拿出来给江歌,并且把门锁上,门链也拴上了。律师说,在刘鑫报警的录音里,清晰地听到刘鑫说的一句话,“ 把门锁了”。江歌一直摁门铃她也没有开。据律师说,陈世峰称,那把长度在9.7厘米以上的刀是刘鑫防身用的。

陈世峰称,江歌当时要拿刀刺他,划到了他的眼睛周围,陈世峰想把她的手按到墙上,抢刀过程中,刺中了江歌的左颈动脉。

江歌倒下后,陈世峰觉得“我完了”,既然江歌不动了,那就补刀把她弄死吧,说不定还能逃得掉,万一她活过来会有高昂的医药费,自己负担不起。

上午的庭审结束后,陈世峰离场时,看了看旁听席的人。江歌母亲江秋莲起身时,被身边人攥着手,克制住她进一步的动作。

致命的6号伤口

陈世峰和律师的陈述迅速在网上引发舆论关注,但在下午的庭审中,法医岩濑先生的证词在某种程度上推翻了陈世峰的供述。

检方证人、法医岩濑先生说,江歌身上有一个致命的6号伤口,6.5-8厘米长,是刺切伤。这个伤口从江歌右颈刺进去,从左颈贯穿出来,是致命伤,导致气管切断、左动脉被切开。一般而言,这样的伤口会让血像瀑布一样淌出来,人马上失去意识,几十秒后停止呼吸。

检察官问:6号伤口之后,可否喊叫?

岩濑先生:气管被切开了,很难的。

检察官:这时候还有没有防御能力?

岩濑先生:基本上没有这个体力,而且会短时间失去意识。

人工智能更多>>
移动互联更多>>
科学探索更多>>
栏目链接